中國宮廷家具研究會會長胡德生談清代廣式家具

紅木文化|胡德生/文、圖2017-05-17
  提起傳統家具,人們大多贊譽明式家具,它在國外且有東方藝術的一顆明珠之稱。進入清代,家具的制作一改明式家具樸素、典雅的風格,而代之以端莊、大方、絢麗、豪華的新風格,并逐步形成的廣州作、蘇州作、北京作三名作。在這三大名作中,又以廣作產品最為突出,并得到清代統治者的欣賞。當時在清宮造辦處木作中,還專門設有廣木作,為宮廷制作廣式家具。本文擬對廣作家具試談幾點認識。
  
 
  一、廣式家具的形成
  
  明末清初時期,由于西方傳教士大量來華,傳播了一些先進的科學技術,以及當時對外貿易和文化藝術交流的發展,促進了中國經濟和文化藝術的繁榮。廣州由于它特定的地理位置,便成為我國對外貿易和文化交流的一個重要門戶。自明季葡萄牙人來華以后,其聚居地澳門,高棟飛甍,櫛比相望。至清初,隨著對外貿易的進一步發展,廣州的商館、十三洋行等先后建立,這些商業機構的建筑大都摹仿西洋形式,一時官府、民居也多相率效仿,于是形成一股空前的“西洋熱”。其它如象牙雕刻、瓷器燒造以及景泰藍等各種工藝也都隨之有了相應的變化和發展,這些變化和發展必然影響廣州傳統的家具制作業。家具和建筑緊密相關,西式宮殿堂館的興建,必然要求配置成套的與西方建筑藝術風格相協調的室內裝修和家具。加以廣東又是貴重木料的主要產地,南洋各國的優質木料多經由廣州進口,制作家具的原料也較充裕。這些都是乾隆時期廣式家具形成和發展的有利條件。
  
  1紫檀雕花長桌
圖1:紫檀雕花長桌
  
 
  二、廣式家具的風格和特點  
  (一)用料粗大充裕
  
  以清宮所藏廣作紫檀雕花長桌為例(見圖1),此桌長 165.5、寬 38.7、高 89.2 厘米。桌面邊框寬 10 厘米,厚 3 厘米。下為托腮,厚 1.3 厘米,它與桌面系一木做成。實際上用于做桌面四框的木料厚度為4.3厘米。桌面板心用一塊寬18.7厘米的整板鑲成,下面輔以穿帶四條。面下是束腰,高 4 厘米,厚 1.1 厘米,中間鏤雕出串枝西洋卷草花紋。束腰下托腮與上托腮對稱。再下是牙板,厚 2.2 厘米,寬 9 厘米,浮雕西洋卷草花紋。牙板下沿隨花紋形態作成曲邊。四角立四腿,由于上下托腮的作用,桌沿噴出較多,因而四腿的拱肩也較大。四條腿通體飾西洋花紋。四腿與牙板結合的拐角處,作出與牙板曲線相呼應的翅式牙。翅式牙也是與腿一木做成的。腿方 5.5 厘米,下端為軟彎內翻馬蹄形,8 厘米見方。且不說桌面四框以及束腰、牙板用料寬厚,單就腿足來說,它是用一塊 8 厘米見方的粗料加工而成。除上端靠里側部分留作榫頭,下端里側削出馬蹄以及中間預留腿柱、翅式牙外,腿柱里側兩面和拱肩以上部分的木料全部削掉,可見用料之費。此桌由于用料粗大,馬蹄向內兜轉較大,所以看上去似顯笨拙,不如明式家具俊美。廣式家具的特點之一,是不管腿足的彎曲度有多大,一般不使用拼接作法,而喜用一木挖成。
       
        再以清宮所藏紫檀雕花嵌琺瑯扶手椅(見圖 2)為例,椅橫 64.3 厘米、縱 51.4 厘米、通高114.8厘米,面高53厘米。椅背搭腦用一塊長51、寬18、厚6厘米的板材刮削成3.5厘米厚的弧形板,然后在板上鏤雕出大曲率的勾卷云紋。微向外彎曲的扶手,亦采用厚板鏤雕的同樣做法。這種做法必須要有一定厚度的材料才行。椅背的背板用一塊厚 5 厘米、長 46 厘米、寬 25 厘米的木板削刮成 2 厘米厚的“S”形曲線板。在板的前后兩面雕勾卷云紋。正面上部嵌一黃楊木雕磬紋及流蘇圖案,正中起槽,鑲嵌銅胎掐絲西洋花紋琺瑯片。背面正中浮雕西式珠花一枚。此椅椅面厚 3.2 厘米,采用低束腰形式,束腰高 2 厘米。牙板上安托腮,足間安管腳棖,四條橫棖的高度相同,寬度也與腿的寬度相同,為 3.5 厘米,厚 2.5 厘米。四面腿內鑲壼門牙條,管腳棖下面也飾有牙條。此外,在椅背搭腦鏤空透孔中和扶手內框亦均滿嵌西洋紋花牙和牙條。此椅構件裝飾繁瑣。從器身各部比例看,坐面橫度大于高度,坐面縱向尺寸幾乎與高度相等,給人以穩重大方之感。至于用料方面,與平常的椅子相比,材料耗費要多用許多。
  2檀雕花嵌琺瑯扶手椅
 圖2:檀雕花嵌琺瑯扶手椅  
    
  清宮舊藏還有一件紫檀雕花柜格(見圖3),從外形看不顯笨重而頗為俊秀,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它是靠在邊角處的巧妙修飾緩和并彌補了因邊框材料過大而出現的呆板。從而收到優美、俊秀的藝術效果。其方法是在四框里口邊緣雕一道寬約一厘米的繩紋,繩紋外再作一道約 0.2 厘米寬的陽線,再外為 3 厘米寬的素混面。這樣一來,便造成一種仿佛繩紋邊是在邊框上另加的視覺效果,從而避免了因材料過大而產生的笨重呆板感。中間的橫梁亦采取同樣做法,上下兩邊做成繩紋,中間做成混面雙邊線。實際橫梁厚度為 3.4 厘米,這在同類柜格的橫棖構件中,已是大比例了。至于門板和兩山鑲板,板面裝飾的花紋圖案,均用陽刻手法,雕刻的花紋高出襯地平面達 0.5厘米,加上鑲入邊槽的厚度,實際厚度要超過 1 厘米。

3紫檀雕洋花柜格
圖3:紫檀雕洋花柜格
  
  總之,廣作家具在用料方面是比較寬裕大方的。在這方面,和蘇作家具風格截然不同。蘇式家具以俊秀著稱,用料較廣式家具要少。由于硬質木料來之不易,蘇作工匠往往惜木如金。他們在制作每一件家具前,先對每一塊木料反復觀察、衡量,精細打算,盡可能把木質紋理整潔美觀的部位用在表面上。不經過深思熟慮,決不輕易下手。為了節省材料,制作暗處構件還常用其它雜木。筆者所見宮中收藏的一些蘇式家具,十之八九都有這種情況。而明清兩代的蘇作家具都是如此。撙節木料的情況多表現在面內穿帶的用料上。蘇作家具大多掛油漆里,目的在于使穿帶避免受潮,保持木料不致變形,同時也有遮丑的作用。
  
  廣作家具就不同,為講求木性一致,大多用一種木料做成。通常所見的廣作家具,或紫檀、或紅木,皆為清一色的同一木質,決不摻雜別種木材。而且廣作家具不加漆飾,木質完全裸露,使人一看便有實實在在、一目了然之感。
5、紫檀嵌牙點翠群仙祝壽插屏
紫檀嵌牙點翠群仙祝壽插屏

  (二)裝飾花紋雕刻較深,刀法圓熟
  
  磨工精細廣式家具裝飾花紋的雕刻風格,在一定程度上受西方建筑雕刻的影響,浮雕隆起較高。一組線條,往往由不同層次表現,雕刻花紋大都隆起,個別部位近乎圓雕。如宮中收藏的乾隆時期的紫檀雕云龍大柜,柜門板心滿施雕刻,浮雕的云朵緊密相連,龍紋的雕刻隆起更高,龍身在云朵中穿騰、扭曲翻滾,張牙舞爪,姿態雄勁有力。加之磨工精細,使紋飾表面瑩滑如玉,絲毫不露刀鑿的痕跡。
  
  再以前述紫檀雕花柜格為例(見圖3),柜格正面兩門板心都飾以陽刻花紋,四角及正中心雕折技花卉?;ǘ浼爸θ~叉芽四出,由于雕刻較深而富于立體感。所飾西洋巴洛克花紋,翻卷回旋,線條流暢。圖案間隙留出襯地,在雕刻時,除圖案紋飾外,余地則用刀鏟平,再經打磨平整。雖有紋脈相隔,但從整個地子看,決無高低不平的情形,與用刨子刨平的木板完全一樣??梢娫诨y圖案雕好以后,磨光亦需花費很大的功夫。柜格兩山的板心也同樣如此。每塊板心在離邊框3至4厘米處,雕一道約0.3厘米寬的絳子線,正中浮雕折枝花卉。雖然雕刻較深,手模時,卻有圓滑柔和之感。襯地表面,亦平滑如鏡。在板面圖案紋理復雜、鏟刀處處受阻的情況下,能把地子平面處理到這種程度,在當時是很不容易的。

4紫檀嵌琺瑯五屏風  
紫檀嵌琺瑯五屏風  
 
  
三、廣式家具的裝飾題材  
  廣式家具的裝飾紋樣,也受西方文化藝術的影響。明末清初之際,西方的建筑、雕刻、繪畫等技藝逐漸為中國所應用。自清代雍正至乾、嘉時期,模仿西式建筑的風氣大盛。除廣州外,其它地區也有這種情況。如在北京西苑一帶興建的圓明園,其中就有不少建筑從形式到室內裝修無一不是西洋風格。為裝飾這些殿堂,清廷每年從廣州定作或采辦大批與之相諧調的中西結合式家具,即以中國傳統作法做成器物后,再用雕刻、鑲嵌等工藝手法飾以西式紋樣。這種西式紋樣,通常是一種形似牡丹的花紋,也有人稱之為“西蕃蓮”。這種花紋線條流暢,變化多端,可根據不同的器形而隨意發生延伸。它的特點是多以一朵或幾朵花為中心向四周伸展枝葉,且大都上下左右對稱。如果裝飾在圓凳上,則枝葉多作循環式,各面紋飾銜接巧妙,很難分辨它們的首尾。
9、紫檀邊嵌金桂圓掛屏
紫檀邊嵌金桂圓掛屏
  
  廣式家具除裝飾西式紋樣以外,亦有相當數量的飾以傳統紋樣。如各種形式的海水云龍、海水江崖、云紋、鳳紋、夔紋、蝠、磬、纏枝或折枝花卉,以及各種花邊裝飾等。有的廣式家具則中西兩種紋飾兼而有之;也有些廣式家具乍看都是中式花紋,但細看起來,仍或多或少地帶有西式痕跡。再以前述紫檀椅為例 :椅背搭腦做成中式如意云頭狀,而在透孔處另鑲以薄板雕刻的西式卷草花紋。背板為曲線形,飾以中式勾卷紋,正中鑲嵌西式花紋琺瑯片一塊,琺瑯片邊沿木板嵌口又飾以西式卷葉邊。椅背正中嵌黃楊木雕磬紋和流蘇,然緊靠磬紋上部又雕一朵西式瓣珠花。再以前述紫檀柜格為例:兩山雕刻的是中式折枝牡丹,都是傳統裝飾紋樣,但在四角與正中花紋之間,又雕一組西洋“巴洛克”風格的圖案。上部架格部分四框飾繩紋,中間裝抽屜兩層,每層四個,面板用影木做成,而在抽屜面外,又以紫檀薄板雕刻西洋花瓣飾邊。這種裝飾手法,在廣式家具上是屢見不鮮的。在眾多的廣式家具中,帶有洋式花紋或西洋紋飾痕跡的約占十之六七。
6、紫檀嵌牙廣州十三行插屏
  紫檀嵌牙廣州十三行插屏

 
  四、廣式家具的結構  
  廣式家具的裝飾紋樣和雕刻手法上受西方文化藝術的影響,形成了獨特的風格,而在結構上卻基本保持著我國明代家具的傳統形式,只是隨著時代的變遷略有變化而已。
  
  先說桌子,桌子分兩種形式:一種是四個桌腿在四角,大多帶束腰,另一種是桌腿裝在桌面兩端縮進一些位置上。前者稱“桌形結體”后者稱“案形結體”。明代案形結體的長桌多用夾頭榫結構,也有用托角榫的,但數量不多。清代則用托角榫的較多,偶爾也有用夾頭榫。桌形結體的做法基本沿用明式,沒有什么明顯變化。廣式家具也不例外,如前述紫檀雕花長桌,桌面和其它部位采用傳統結構。桌面用攢邊作法,腿與面的結合用長短榫結構,腿和牙板用抱肩榫結構。清代椅凳坐面與腿的結合通常與采用這種作法,面下帶束腰。如果凳面是圓形的,則采用弧形抱肩榫。

5紫檀邊嵌玻璃畫掛屏
紫檀邊嵌玻璃畫掛屏
  
  清代的扶手椅大多采用束腰作法,先做成帶束腰的坐面,然后在面上另安扶手和靠背。這是沿用明代床榻的做法,與明式扶手椅做法截然不同,明式扶手椅很少帶束腰的,后背兩側邊柱與兩條后腿用一塊整木做成。清代扶手椅也稱“太師椅”,大都帶束腰,后背與坐多為九十度直角。有的即使有背傾角,和明式相比差別也很大。如前述紫檀扶手椅,椅背兩邊立柱與坐面基本垂直,只是搭腦處略向外彎轉,從而形成九十五度的背傾角。后背和扶手都采用框式結構,用走馬銷連接。做法是在坐面兩側鑿出前寬后窄、底大口小的榫窩,在扶手下邊框安相應的榫頭,將榫頭插進榫窩后用力向后推,榫銷向后滑進窄口,榫頭就難以拔出了。扶手后豎邊也安同樣榫頭,后背豎邊鑿下寬上窄的榫窩,通常情況下后背下橫邊還有一對直銷,把后背對準扶手豎邊榫頭用力向下按,使下橫邊與坐面吻合,即可把后背、扶手和坐面緊緊連為一體。坐面以下皆如常式 :用攢邊作法組成坐面 ;長短榫結構支撐坐面 ;用抱肩榫連接腿足、牙板 ;腿的下部有管腳棖,用格肩榫結構。足下飾回紋馬蹄,這也是清代的特征。明代扶手椅少使用束腰式,足端也不作任何裝飾,唯方凳、圓凳帶有束腰和不束腰兩種類型,但也不飾回紋足。
8、紫檀點翠竹插屏
  紫檀點翠竹插屏

  廣式柜格的結構也大體保留明代傳統形式。柜頂與四框用棕角榫結構 ;門板及兩板心用框內裝板結構;橫帶與四框用格肩榫結構。由于各地間的相互借鑒和影響,廣式家具與其它地方的家具也有許多共同點。如在使用透榫時,一般不用在正面及上平面,而多處理在兩側。明式家具多用透榫,目的是為了使器物牢固堅實。而清代多用暗榫盡管在結構上不盡合理,但卻提升了家具的美觀度。如柜格中部橫梁與邊框的結合,都用暗榫,而下橫梁兩側則用明榫(即透榫)。由于硬質木材不易變形,同樣可以收到牢固堅實的效果。這通常指柜格的正面而言。單就一件柜格的整體結構來說,仍存在某些不足之處。如兩山橫帶,因為考慮到正面的美觀,大多不用透榫。其它種類的家具也有這種情況,只是由于器身大小不同,其不足之處有突出和不突出之別。柜格一般形體較大,大者十數人不易挪動,小者搬動也需兩人以上。有的柜格年長日久以致榫鉚膠質失效,在挪動時常出現兩山開榫現象。桌子、椅子、凳子因為體積小、重量輕,很少因挪動而拔榫?! ?/span>
  
 6紫檀三彎腿香幾 
紫檀三彎腿香幾
  
  簡單說來,清代硬木家具主要有兩大派別,即江南和嶺南兩派。江南包括長江下游的蘇州、揚州、江寧一帶;嶺南則多指廣州一帶。嶺南產品數量雖不及江南,但藝術水平則超越江南。所謂清代家具用料粗壯、充裕,造型穩重大方,裝飾繁復華麗,主要是指廣式家具而言。它雖不及明式家具那樣樸素、典雅,制作科學合理,但無論從歷史角度還是從藝術角度來講,清代廣式家具總是反映了一個時期家具制作的特殊風格和藝術特點。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

相關文章